专业正规安全的配资公司炒股平台门户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期货配资

导航

「清华大学实战期货官网」清华大学期货培训班

未知
admin

清华大学实战期货官网:清华大学期货培训班多少钱

很高兴为你回答这个问题,现在是多少的都有,不同的师资,不同的质量是不同的

清华大学实战期货官网:如何评价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大三暑假小学期课程限制学生在外实习?

作爲清華大學計算機系的畢業生,我大三暑假去英國的Facebook實習了,在我的Blog上分享過一些經歷 海外實習面試記 。

除了這篇文章裏面提到的東西,我的確遇到了各種困難和阻撓,但是這並不是不可解決的!起初我聽我的學長說過,大三暑假(2013年)不可以出去被迫放棄,於是可以推測我的那一年政策是一樣的。但是,貴系並不是鐵板一塊,決策者內部的分歧也很大。舉例來說,2012暑假,就有2個學生去了美國的LinkedIn實習,並得到了系裏的許可。甚至還有一個人乾脆去騎行川藏線了,後來也都解決了。

面對你認爲不合理的制度,一定要據理力爭,而不是只背地裏吐嘈。你需要做的是尋找支持你的老師、教授、輔導員或者其他官僚,尋求他們的幫助。這是考驗一個人情商的時候,與人打交道是很重要的,要記住政治是妥協的藝術。

另外,我認爲在知乎上討論某個學校的某種不合理的安排是完全可行的。

清华大学实战期货官网:付爱民:严控风险但不放过大趋势

期货高手访谈之付爱民

付爱民 ——期货界“短线交易”成功转型“趋势交易”第一人。《清华大学实战型期货投资高级研修班》专属高级讲师,现任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1994年进入期货,从期货经纪人做起,先后担任多家期货公司投资部或研发部负责人,2005年起担任私募基金操盘手。曾获得多届实盘大赛冠军。

  付爱民做期货近二十年,经历过多次爆仓经历后成功转型,并最终实现了长期稳定盈利。目前的交易手法以多品种多手法为主,善于将短线手法溶于中长线,在严控风险的前提下,不放过大趋势的机会。目前经营的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主营对冲基金,平均收益在27%左右。

  今年的期货市场,诸多的变革正在酝酿中,去年诸多期货公司兼并重组,混业潮来袭业界热议,付爱民对此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现在期货公司还有将近170-180家,期货公司很多,但服务单一,盈利途径单一,大家都是同质化竞争。最终结局就是打价格战,前段时间有期货公司推出零佣金,倒逼行业,整个行业本身水位已经非常低了,大家必须要加强服务,增强研发,增强对客户的服务能力,甚至资管业务的推出后加强对人才的培养,提高赢利点,把同质化竞争分化,那弱势的期货公司肯定会面临淘汰的局面。这是个大的趋势。”

  而对于互联网金融,付爱民也是非常看好,“以后个人信用制度建立起来以后,会加快整个金融行业发展的进度。像现在一般的投资者都不会到期货公司做交易,都是在家做交易,都在网络上了,那网络服务也就很正常了,期货公司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把服务完成。”付爱民表示。


?

  以下为访谈实录:

问题1:您02年03年之前是以短线为主,06年经历巨大亏损,开始转型交易风格,最终形成了长期稳定的盈利模式,也成为短线交易成功转长线的第一人,这么多年走过来,您对期货的认识有什么样的转变?

  付爱民:97年做期货主要凭借自己的盘感,短线为主,03-06年后以中线为主,加入了很多理性的成分。第二是,之前的手法主要是控制风险,风险控制好了就有利润,但经过最近的几年,有了新的启发,风险控制仍要坚持,要稳定,还有要具备抓住大机会,大趋势的能力。交易机会并不均等,要每年保持稳定盈利也不可取,人的精力有限。有大的机会要敢于出手,做期货要保持攻击力。

问题2:您的盈利模式和交易理念有没有变化?

  付爱民:以前是波动性比较大的,大起大落,经过风险控制以后发现,大落没有了,大起也没有了,现在从短线转过来以后,大的机会要把握住,同时把大落把握住,风险可控,但有大机会还是要敢于出手。经过这么多年,把短线融入中线,保持稳定盈利,还要具备抓住大机会的能力。

问题3:您目前的交易手法是多品种、多手法(短线、中线、长线、对冲、套利)相结合的,同时您也说过,您的交易核心就是风险控制,那您如何看待风险控制和交易手法多样性的关系?

  付爱民:刚起步的时候资金比较小,风险控制能力也比较低,现在资金量大了,单独的品种和持仓量已无法满足,单品种就像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多手法像对冲交易多空对冲,系统性风险会比较低。短线中长线的集合,保持对行情的机会把握能力,敢于把短线转为中长线,机会没来之前以短线为主。虽然更累,但短线加在中线里,风险也就更加低了。这几年有这么个情况,过去老的品种没有什么大的机会,但新品种出现了机会,多品种也可以加深对市场的了解。

问题4:市场都认为今年是改革的一年,您如何看待当下的市场?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您期待期货市场会发生哪些变化?

  付爱民:期货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特别是去年到今年,市场羊越来越少,狼越来越多,期货市场的发展是越来越成熟,机构的参与程度也越来越高,吸引了大量现货企业来做套保,做交易赚钱难度也加大了,但对市场是好的。

问题5:传闻今年上半年会有期权的上市,您如何看待它对行业的影响?您会考虑参与吗?

  付爱民:像国外成熟的市场的话是包括期权的交易的,国内市场也越来越成熟,期权上市是大势所趋,市场的日渐完善,更利于发挥市场的作用,我也会参加期权的交易,期权本身的推出就是为了给我们做期货的做一个配置的选择,多了一种手法和交易工具,而且是非常好的一个交易工具。

问题6:2013年期货公司引来了混业潮,无论是大吃小强吃弱,还是强强联合,您也是做企业的,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新的一年,你认为它们将迎来怎样的机遇?

  付爱民:期货市场发展了十几二十年,现在期货公司还有将近170-180家,期货公司很多,但服务都比较单一,盈利途径单一,都是拿佣金,大家都是同质化竞争。最终结局就是打价格战,包括佣金,市场养不了这么多家期货公司,就必然导致一些期货公司兼并重组,甚至我们知道前段时间有期货公司推出零佣金,倒逼行业,整个行业本身水位已经非常低了,大家必须要加强服务,增强研发,增强对客户的服务能力,甚至资管业务的推出后加强对人才的培养,提高赢利点,把同质化竞争分化,那弱势的期货公司肯定会面临淘汰的局面。这是个大的趋势。我们知道大部分期货公司都是不盈利的,日子越来越难,也到了改革的时间了。

问题7:2012年,您创立了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也一直在尝试做对冲基金这块,能不能给我们说说目前的情况?

  付爱民:做投资公司也是我这么多年做投资以来的最大目标,也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做机构投资和个人肯定就不一样了,首先公司对风险的控制肯定比个人要更加严厉,更规范化,有规则,能拿出好的曲线图出来,有好的盈利能力,做自己的公司可以今年赚钱明年不赚钱,但做基金不行,即使少赚也不能不赚钱,要求我们把总的利润率降低,但尽量控制住风险。加强多投户合作,像我们公司就是先自己培养一部分人,再从外界招一些好的,以我自己为主,再配置一些好的投资团队,把资金做的更加稳健,投资公司是以稳健为主,多品种多风格交易,多找不同的人员进行组合交易。寻求常年的复利增长,未来以做强做大为主。

问题8:目前的整体收益情况如何?有没有定一个目标?

  付爱民:去年掌握的资金收益比较客观来说,去年市场整体是一个转型的状态,平均在27%左右,像我之前个人资金的话收益就会高很多,攻击力比较强,利润也比较高。做客户资金后也是一个稳定性的尝试。我们自己做的话风险会放得比较底,甚至回调更大我们都能承受,但做基金更多考虑的是客户能不能承受,风险控制在15%甚至更低,同时收益率也降低了。

问题9:您从一个操盘手经过不断的市场洗礼走到现在,资金量的规模增大,包括您的公司现在做资管业务,心态上会有什么变化吗?是什么促使您开始考虑做资产管理?

  付爱民:像我之前最早是在期货公司,做研发做管理,也做过个人操盘手,但个人操盘手做不出规模,还是需要形成团队,一个人起步阶段肯定是单打独斗,随着年龄增长要想长期做下去肯定是要团队,团队肯定要分工,有人负责营销有人负责交易,把规模做起来,随着年龄增长,个人精力也会下降。像我们做公司的目标首先是要做强,然后是吸引好的团队好的人员加入我们公司,一起做出规模。

问题10:您曾说过做期货是没有尊严,只有赢家和输家,没有权威,永远如履薄冰,那是什么让您一直在期货行业坚持走下去?

  付爱民:我的原话是期货没有自豪感的行业,像我们之前经常会遇到,做交易稍微一得意马上就会大亏,永远战战兢兢永远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不像分析师,可能十几次对个七八次,但做交易永远是控制风险,永远是想着如果我错了怎么办。就像如果我买某个品种,我说我看跌,一个小学生说看涨,都有可能是他对我错,这个行业出现黑天鹅的情况非常多,好的操盘手考虑的最大的风险是意外,而不是可预知的风险。而意外是没有办法预测的,只有当我们资金出现某个亏损时,通过止损来控制意外。

问题11:像您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期货,资金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做的时间久了,会不会考虑转到一些风险较小的行业?或会考虑所谓的退休么?

  付爱民:这个行业对心态上的考验是非常大的,像当年对风险波动的承受能力是很强的,随着人的不断成长和掌握资金量的越来越大,回撤控制越来越小,从某种程度上说承受能力是下降的,以前做期货的时候回撤50%都不在意的,现在可能回撤10%,5%都觉得压力很大,首先这个钱不是你的是别人的,给自己做和给别人做是不一样的,要考虑到别人的承受能力。没想过会退休,但期货这个行业,我们做真是热爱这个行业。国外一个投资者说,如果把期货行业当职业来说,没有人能坚持五年以上,这个是指期货交易者,不是管理层。做期货一定要热爱才能坚持下来,否则没有人能坚持五年以上,这个行业压力非常大。面对压力随时都会想退休,但越在这个行业待,越离不开这个行业,不做交易反而很难受。

问题12:2013互联网金融成为热词,诸多理财产品引入互联网模式,而对于期货市场,试水互联网金融是否有其必要?亦或说互联网金融将对期货市场产生怎样的冲击和引领怎样的变革?

  付爱民:这是大势所趋,期货公司的核心服务像之前收手续费设网店,但期货公司的最核心的东西应该是怎么让客户了解行情,提供好的研发,帮助风险控制,甚至在资管业务推出后帮客户进行理财,以后期货公司转变肯定是转到做服务和资管方面,随着互联网发展的越来越完善,像开户等等这些不像以前必须要面对面才知道你是不是合规,像以后个人信用制度建立起来以后,会加快整个金融行业发展的进度。期货行业本身特别是今年,国内一两百家期货公司,特别是一些小的期货公司,根本提供不了给客户什么,客户不会因为手续费的高低造成盈亏,主要是不懂期货,对期货交易不理解,期货公司作为专业的服务团体,不说能保证客户赚多少钱,但可以帮助控制风险,像现在一般的投资者都不会到期货公司做交易,都是在家做交易,都在网络上了,那网络服务也就很正常了,期货公司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把服务完成。

期货高手访谈之付爱民

付爱民 ——期货界“短线交易”成功转型“趋势交易”第一人。《清华大学实战型期货投资高级研修班》专属高级讲师,现任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1994年进入期货,从期货经纪人做起,先后担任多家期货公司投资部或研发部负责人,2005年起担任私募基金操盘手。曾获得多届实盘大赛冠军。

  付爱民做期货近二十年,经历过多次爆仓经历后成功转型,并最终实现了长期稳定盈利。目前的交易手法以多品种多手法为主,善于将短线手法溶于中长线,在严控风险的前提下,不放过大趋势的机会。目前经营的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主营对冲基金,平均收益在27%左右。

  今年的期货市场,诸多的变革正在酝酿中,去年诸多期货公司兼并重组,混业潮来袭业界热议,付爱民对此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现在期货公司还有将近170-180家,期货公司很多,但服务单一,盈利途径单一,大家都是同质化竞争。最终结局就是打价格战,前段时间有期货公司推出零佣金,倒逼行业,整个行业本身水位已经非常低了,大家必须要加强服务,增强研发,增强对客户的服务能力,甚至资管业务的推出后加强对人才的培养,提高赢利点,把同质化竞争分化,那弱势的期货公司肯定会面临淘汰的局面。这是个大的趋势。”

  而对于互联网金融,付爱民也是非常看好,“以后个人信用制度建立起来以后,会加快整个金融行业发展的进度。像现在一般的投资者都不会到期货公司做交易,都是在家做交易,都在网络上了,那网络服务也就很正常了,期货公司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把服务完成。”付爱民表示。


?

  以下为访谈实录:

问题1:您02年03年之前是以短线为主,06年经历巨大亏损,开始转型交易风格,最终形成了长期稳定的盈利模式,也成为短线交易成功转长线的第一人,这么多年走过来,您对期货的认识有什么样的转变?

  付爱民:97年做期货主要凭借自己的盘感,短线为主,03-06年后以中线为主,加入了很多理性的成分。第二是,之前的手法主要是控制风险,风险控制好了就有利润,但经过最近的几年,有了新的启发,风险控制仍要坚持,要稳定,还有要具备抓住大机会,大趋势的能力。交易机会并不均等,要每年保持稳定盈利也不可取,人的精力有限。有大的机会要敢于出手,做期货要保持攻击力。

问题2:您的盈利模式和交易理念有没有变化?

  付爱民:以前是波动性比较大的,大起大落,经过风险控制以后发现,大落没有了,大起也没有了,现在从短线转过来以后,大的机会要把握住,同时把大落把握住,风险可控,但有大机会还是要敢于出手。经过这么多年,把短线融入中线,保持稳定盈利,还要具备抓住大机会的能力。

问题3:您目前的交易手法是多品种、多手法(短线、中线、长线、对冲、套利)相结合的,同时您也说过,您的交易核心就是风险控制,那您如何看待风险控制和交易手法多样性的关系?

  付爱民:刚起步的时候资金比较小,风险控制能力也比较低,现在资金量大了,单独的品种和持仓量已无法满足,单品种就像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多手法像对冲交易多空对冲,系统性风险会比较低。短线中长线的集合,保持对行情的机会把握能力,敢于把短线转为中长线,机会没来之前以短线为主。虽然更累,但短线加在中线里,风险也就更加低了。这几年有这么个情况,过去老的品种没有什么大的机会,但新品种出现了机会,多品种也可以加深对市场的了解。

问题4:市场都认为今年是改革的一年,您如何看待当下的市场?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您期待期货市场会发生哪些变化?

  付爱民:期货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特别是去年到今年,市场羊越来越少,狼越来越多,期货市场的发展是越来越成熟,机构的参与程度也越来越高,吸引了大量现货企业来做套保,做交易赚钱难度也加大了,但对市场是好的。

问题5:传闻今年上半年会有期权的上市,您如何看待它对行业的影响?您会考虑参与吗?

  付爱民:像国外成熟的市场的话是包括期权的交易的,国内市场也越来越成熟,期权上市是大势所趋,市场的日渐完善,更利于发挥市场的作用,我也会参加期权的交易,期权本身的推出就是为了给我们做期货的做一个配置的选择,多了一种手法和交易工具,而且是非常好的一个交易工具。

问题6:2013年期货公司引来了混业潮,无论是大吃小强吃弱,还是强强联合,您也是做企业的,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新的一年,你认为它们将迎来怎样的机遇?

  付爱民:期货市场发展了十几二十年,现在期货公司还有将近170-180家,期货公司很多,但服务都比较单一,盈利途径单一,都是拿佣金,大家都是同质化竞争。最终结局就是打价格战,包括佣金,市场养不了这么多家期货公司,就必然导致一些期货公司兼并重组,甚至我们知道前段时间有期货公司推出零佣金,倒逼行业,整个行业本身水位已经非常低了,大家必须要加强服务,增强研发,增强对客户的服务能力,甚至资管业务的推出后加强对人才的培养,提高赢利点,把同质化竞争分化,那弱势的期货公司肯定会面临淘汰的局面。这是个大的趋势。我们知道大部分期货公司都是不盈利的,日子越来越难,也到了改革的时间了。

问题7:2012年,您创立了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也一直在尝试做对冲基金这块,能不能给我们说说目前的情况?

  付爱民:做投资公司也是我这么多年做投资以来的最大目标,也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做机构投资和个人肯定就不一样了,首先公司对风险的控制肯定比个人要更加严厉,更规范化,有规则,能拿出好的曲线图出来,有好的盈利能力,做自己的公司可以今年赚钱明年不赚钱,但做基金不行,即使少赚也不能不赚钱,要求我们把总的利润率降低,但尽量控制住风险。加强多投户合作,像我们公司就是先自己培养一部分人,再从外界招一些好的,以我自己为主,再配置一些好的投资团队,把资金做的更加稳健,投资公司是以稳健为主,多品种多风格交易,多找不同的人员进行组合交易。寻求常年的复利增长,未来以做强做大为主。

问题8:目前的整体收益情况如何?有没有定一个目标?

  付爱民:去年掌握的资金收益比较客观来说,去年市场整体是一个转型的状态,平均在27%左右,像我之前个人资金的话收益就会高很多,攻击力比较强,利润也比较高。做客户资金后也是一个稳定性的尝试。我们自己做的话风险会放得比较底,甚至回调更大我们都能承受,但做基金更多考虑的是客户能不能承受,风险控制在15%甚至更低,同时收益率也降低了。

问题9:您从一个操盘手经过不断的市场洗礼走到现在,资金量的规模增大,包括您的公司现在做资管业务,心态上会有什么变化吗?是什么促使您开始考虑做资产管理?

  付爱民:像我之前最早是在期货公司,做研发做管理,也做过个人操盘手,但个人操盘手做不出规模,还是需要形成团队,一个人起步阶段肯定是单打独斗,随着年龄增长要想长期做下去肯定是要团队,团队肯定要分工,有人负责营销有人负责交易,把规模做起来,随着年龄增长,个人精力也会下降。像我们做公司的目标首先是要做强,然后是吸引好的团队好的人员加入我们公司,一起做出规模。

问题10:您曾说过做期货是没有尊严,只有赢家和输家,没有权威,永远如履薄冰,那是什么让您一直在期货行业坚持走下去?

  付爱民:我的原话是期货没有自豪感的行业,像我们之前经常会遇到,做交易稍微一得意马上就会大亏,永远战战兢兢永远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不像分析师,可能十几次对个七八次,但做交易永远是控制风险,永远是想着如果我错了怎么办。就像如果我买某个品种,我说我看跌,一个小学生说看涨,都有可能是他对我错,这个行业出现黑天鹅的情况非常多,好的操盘手考虑的最大的风险是意外,而不是可预知的风险。而意外是没有办法预测的,只有当我们资金出现某个亏损时,通过止损来控制意外。

问题11:像您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期货,资金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做的时间久了,会不会考虑转到一些风险较小的行业?或会考虑所谓的退休么?

  付爱民:这个行业对心态上的考验是非常大的,像当年对风险波动的承受能力是很强的,随着人的不断成长和掌握资金量的越来越大,回撤控制越来越小,从某种程度上说承受能力是下降的,以前做期货的时候回撤50%都不在意的,现在可能回撤10%,5%都觉得压力很大,首先这个钱不是你的是别人的,给自己做和给别人做是不一样的,要考虑到别人的承受能力。没想过会退休,但期货这个行业,我们做真是热爱这个行业。国外一个投资者说,如果把期货行业当职业来说,没有人能坚持五年以上,这个是指期货交易者,不是管理层。做期货一定要热爱才能坚持下来,否则没有人能坚持五年以上,这个行业压力非常大。面对压力随时都会想退休,但越在这个行业待,越离不开这个行业,不做交易反而很难受。

问题12:2013互联网金融成为热词,诸多理财产品引入互联网模式,而对于期货市场,试水互联网金融是否有其必要?亦或说互联网金融将对期货市场产生怎样的冲击和引领怎样的变革?

  付爱民:这是大势所趋,期货公司的核心服务像之前收手续费设网店,但期货公司的最核心的东西应该是怎么让客户了解行情,提供好的研发,帮助风险控制,甚至在资管业务推出后帮客户进行理财,以后期货公司转变肯定是转到做服务和资管方面,随着互联网发展的越来越完善,像开户等等这些不像以前必须要面对面才知道你是不是合规,像以后个人信用制度建立起来以后,会加快整个金融行业发展的进度。期货行业本身特别是今年,国内一两百家期货公司,特别是一些小的期货公司,根本提供不了给客户什么,客户不会因为手续费的高低造成盈亏,主要是不懂期货,对期货交易不理解,期货公司作为专业的服务团体,不说能保证客户赚多少钱,但可以帮助控制风险,像现在一般的投资者都不会到期货公司做交易,都是在家做交易,都在网络上了,那网络服务也就很正常了,期货公司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把服务完成。

期货高手访谈之付爱民

付爱民 ——期货界“短线交易”成功转型“趋势交易”第一人。《清华大学实战型期货投资高级研修班》专属高级讲师,现任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1994年进入期货,从期货经纪人做起,先后担任多家期货公司投资部或研发部负责人,2005年起担任私募基金操盘手。曾获得多届实盘大赛冠军。

  付爱民做期货近二十年,经历过多次爆仓经历后成功转型,并最终实现了长期稳定盈利。目前的交易手法以多品种多手法为主,善于将短线手法溶于中长线,在严控风险的前提下,不放过大趋势的机会。目前经营的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主营对冲基金,平均收益在27%左右。

  今年的期货市场,诸多的变革正在酝酿中,去年诸多期货公司兼并重组,混业潮来袭业界热议,付爱民对此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现在期货公司还有将近170-180家,期货公司很多,但服务单一,盈利途径单一,大家都是同质化竞争。最终结局就是打价格战,前段时间有期货公司推出零佣金,倒逼行业,整个行业本身水位已经非常低了,大家必须要加强服务,增强研发,增强对客户的服务能力,甚至资管业务的推出后加强对人才的培养,提高赢利点,把同质化竞争分化,那弱势的期货公司肯定会面临淘汰的局面。这是个大的趋势。”

  而对于互联网金融,付爱民也是非常看好,“以后个人信用制度建立起来以后,会加快整个金融行业发展的进度。像现在一般的投资者都不会到期货公司做交易,都是在家做交易,都在网络上了,那网络服务也就很正常了,期货公司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把服务完成。”付爱民表示。



  以下为访谈实录:

问题1:您02年03年之前是以短线为主,06年经历巨大亏损,开始转型交易风格,最终形成了长期稳定的盈利模式,也成为短线交易成功转长线的第一人,这么多年走过来,您对期货的认识有什么样的转变?

  付爱民:97年做期货主要凭借自己的盘感,短线为主,03-06年后以中线为主,加入了很多理性的成分。第二是,之前的手法主要是控制风险,风险控制好了就有利润,但经过最近的几年,有了新的启发,风险控制仍要坚持,要稳定,还有要具备抓住大机会,大趋势的能力。交易机会并不均等,要每年保持稳定盈利也不可取,人的精力有限。有大的机会要敢于出手,做期货要保持攻击力。

问题2:您的盈利模式和交易理念有没有变化?

  付爱民:以前是波动性比较大的,大起大落,经过风险控制以后发现,大落没有了,大起也没有了,现在从短线转过来以后,大的机会要把握住,同时把大落把握住,风险可控,但有大机会还是要敢于出手。经过这么多年,把短线融入中线,保持稳定盈利,还要具备抓住大机会的能力。

问题3:您目前的交易手法是多品种、多手法(短线、中线、长线、对冲、套利)相结合的,同时您也说过,您的交易核心就是风险控制,那您如何看待风险控制和交易手法多样性的关系?

  付爱民:刚起步的时候资金比较小,风险控制能力也比较低,现在资金量大了,单独的品种和持仓量已无法满足,单品种就像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多手法像对冲交易多空对冲,系统性风险会比较低。短线中长线的集合,保持对行情的机会把握能力,敢于把短线转为中长线,机会没来之前以短线为主。虽然更累,但短线加在中线里,风险也就更加低了。这几年有这么个情况,过去老的品种没有什么大的机会,但新品种出现了机会,多品种也可以加深对市场的了解。

问题4:市场都认为今年是改革的一年,您如何看待当下的市场?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您期待期货市场会发生哪些变化?

  付爱民:期货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特别是去年到今年,市场羊越来越少,狼越来越多,期货市场的发展是越来越成熟,机构的参与程度也越来越高,吸引了大量现货企业来做套保,做交易赚钱难度也加大了,但对市场是好的。

问题5:传闻今年上半年会有期权的上市,您如何看待它对行业的影响?您会考虑参与吗?

  付爱民:像国外成熟的市场的话是包括期权的交易的,国内市场也越来越成熟,期权上市是大势所趋,市场的日渐完善,更利于发挥市场的作用,我也会参加期权的交易,期权本身的推出就是为了给我们做期货的做一个配置的选择,多了一种手法和交易工具,而且是非常好的一个交易工具。

问题6:2013年期货公司引来了混业潮,无论是大吃小强吃弱,还是强强联合,您也是做企业的,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新的一年,你认为它们将迎来怎样的机遇?

  付爱民:期货市场发展了十几二十年,现在期货公司还有将近170-180家,期货公司很多,但服务都比较单一,盈利途径单一,都是拿佣金,大家都是同质化竞争。最终结局就是打价格战,包括佣金,市场养不了这么多家期货公司,就必然导致一些期货公司兼并重组,甚至我们知道前段时间有期货公司推出零佣金,倒逼行业,整个行业本身水位已经非常低了,大家必须要加强服务,增强研发,增强对客户的服务能力,甚至资管业务的推出后加强对人才的培养,提高赢利点,把同质化竞争分化,那弱势的期货公司肯定会面临淘汰的局面。这是个大的趋势。我们知道大部分期货公司都是不盈利的,日子越来越难,也到了改革的时间了。

问题7:2012年,您创立了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也一直在尝试做对冲基金这块,能不能给我们说说目前的情况?

  付爱民:做投资公司也是我这么多年做投资以来的最大目标,也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做机构投资和个人肯定就不一样了,首先公司对风险的控制肯定比个人要更加严厉,更规范化,有规则,能拿出好的曲线图出来,有好的盈利能力,做自己的公司可以今年赚钱明年不赚钱,但做基金不行,即使少赚也不能不赚钱,要求我们把总的利润率降低,但尽量控制住风险。加强多投户合作,像我们公司就是先自己培养一部分人,再从外界招一些好的,以我自己为主,再配置一些好的投资团队,把资金做的更加稳健,投资公司是以稳健为主,多品种多风格交易,多找不同的人员进行组合交易。寻求常年的复利增长,未来以做强做大为主。

问题8:目前的整体收益情况如何?有没有定一个目标?

  付爱民:去年掌握的资金收益比较客观来说,去年市场整体是一个转型的状态,平均在27%左右,像我之前个人资金的话收益就会高很多,攻击力比较强,利润也比较高。做客户资金后也是一个稳定性的尝试。我们自己做的话风险会放得比较底,甚至回调更大我们都能承受,但做基金更多考虑的是客户能不能承受,风险控制在15%甚至更低,同时收益率也降低了。

问题9:您从一个操盘手经过不断的市场洗礼走到现在,资金量的规模增大,包括您的公司现在做资管业务,心态上会有什么变化吗?是什么促使您开始考虑做资产管理?

  付爱民:像我之前最早是在期货公司,做研发做管理,也做过个人操盘手,但个人操盘手做不出规模,还是需要形成团队,一个人起步阶段肯定是单打独斗,随着年龄增长要想长期做下去肯定是要团队,团队肯定要分工,有人负责营销有人负责交易,把规模做起来,随着年龄增长,个人精力也会下降。像我们做公司的目标首先是要做强,然后是吸引好的团队好的人员加入我们公司,一起做出规模。

问题10:您曾说过做期货是没有尊严,只有赢家和输家,没有权威,永远如履薄冰,那是什么让您一直在期货行业坚持走下去?

  付爱民:我的原话是期货没有自豪感的行业,像我们之前经常会遇到,做交易稍微一得意马上就会大亏,永远战战兢兢永远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不像分析师,可能十几次对个七八次,但做交易永远是控制风险,永远是想着如果我错了怎么办。就像如果我买某个品种,我说我看跌,一个小学生说看涨,都有可能是他对我错,这个行业出现黑天鹅的情况非常多,好的操盘手考虑的最大的风险是意外,而不是可预知的风险。而意外是没有办法预测的,只有当我们资金出现某个亏损时,通过止损来控制意外。

问题11:像您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期货,资金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做的时间久了,会不会考虑转到一些风险较小的行业?或会考虑所谓的退休么?

  付爱民:这个行业对心态上的考验是非常大的,像当年对风险波动的承受能力是很强的,随着人的不断成长和掌握资金量的越来越大,回撤控制越来越小,从某种程度上说承受能力是下降的,以前做期货的时候回撤50%都不在意的,现在可能回撤10%,5%都觉得压力很大,首先这个钱不是你的是别人的,给自己做和给别人做是不一样的,要考虑到别人的承受能力。没想过会退休,但期货这个行业,我们做真是热爱这个行业。国外一个投资者说,如果把期货行业当职业来说,没有人能坚持五年以上,这个是指期货交易者,不是管理层。做期货一定要热爱才能坚持下来,否则没有人能坚持五年以上,这个行业压力非常大。面对压力随时都会想退休,但越在这个行业待,越离不开这个行业,不做交易反而很难受。

问题12:2013互联网金融成为热词,诸多理财产品引入互联网模式,而对于期货市场,试水互联网金融是否有其必要?亦或说互联网金融将对期货市场产生怎样的冲击和引领怎样的变革?

  付爱民:这是大势所趋,期货公司的核心服务像之前收手续费设网店,但期货公司的最核心的东西应该是怎么让客户了解行情,提供好的研发,帮助风险控制,甚至在资管业务推出后帮客户进行理财,以后期货公司转变肯定是转到做服务和资管方面,随着互联网发展的越来越完善,像开户等等这些不像以前必须要面对面才知道你是不是合规,像以后个人信用制度建立起来以后,会加快整个金融行业发展的进度。期货行业本身特别是今年,国内一两百家期货公司,特别是一些小的期货公司,根本提供不了给客户什么,客户不会因为手续费的高低造成盈亏,主要是不懂期货,对期货交易不理解,期货公司作为专业的服务团体,不说能保证客户赚多少钱,但可以帮助控制风险,像现在一般的投资者都不会到期货公司做交易,都是在家做交易,都在网络上了,那网络服务也就很正常了,期货公司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把服务完成。期货高手访谈之付爱民

付爱民 ——期货界“短线交易”成功转型“趋势交易”第一人。《清华大学实战型期货投资高级研修班》专属高级讲师,现任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1994年进入期货,从期货经纪人做起,先后担任多家期货公司投资部或研发部负责人,2005年起担任私募基金操盘手。曾获得多届实盘大赛冠军。

  付爱民做期货近二十年,经历过多次爆仓经历后成功转型,并最终实现了长期稳定盈利。目前的交易手法以多品种多手法为主,善于将短线手法溶于中长线,在严控风险的前提下,不放过大趋势的机会。目前经营的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主营对冲基金,平均收益在27%左右。

  今年的期货市场,诸多的变革正在酝酿中,去年诸多期货公司兼并重组,混业潮来袭业界热议,付爱民对此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现在期货公司还有将近170-180家,期货公司很多,但服务单一,盈利途径单一,大家都是同质化竞争。最终结局就是打价格战,前段时间有期货公司推出零佣金,倒逼行业,整个行业本身水位已经非常低了,大家必须要加强服务,增强研发,增强对客户的服务能力,甚至资管业务的推出后加强对人才的培养,提高赢利点,把同质化竞争分化,那弱势的期货公司肯定会面临淘汰的局面。这是个大的趋势。”

  而对于互联网金融,付爱民也是非常看好,“以后个人信用制度建立起来以后,会加快整个金融行业发展的进度。像现在一般的投资者都不会到期货公司做交易,都是在家做交易,都在网络上了,那网络服务也就很正常了,期货公司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把服务完成。”付爱民表示。



  以下为访谈实录:

问题1:您02年03年之前是以短线为主,06年经历巨大亏损,开始转型交易风格,最终形成了长期稳定的盈利模式,也成为短线交易成功转长线的第一人,这么多年走过来,您对期货的认识有什么样的转变?

  付爱民:97年做期货主要凭借自己的盘感,短线为主,03-06年后以中线为主,加入了很多理性的成分。第二是,之前的手法主要是控制风险,风险控制好了就有利润,但经过最近的几年,有了新的启发,风险控制仍要坚持,要稳定,还有要具备抓住大机会,大趋势的能力。交易机会并不均等,要每年保持稳定盈利也不可取,人的精力有限。有大的机会要敢于出手,做期货要保持攻击力。

问题2:您的盈利模式和交易理念有没有变化?

  付爱民:以前是波动性比较大的,大起大落,经过风险控制以后发现,大落没有了,大起也没有了,现在从短线转过来以后,大的机会要把握住,同时把大落把握住,风险可控,但有大机会还是要敢于出手。经过这么多年,把短线融入中线,保持稳定盈利,还要具备抓住大机会的能力。

问题3:您目前的交易手法是多品种、多手法(短线、中线、长线、对冲、套利)相结合的,同时您也说过,您的交易核心就是风险控制,那您如何看待风险控制和交易手法多样性的关系?

  付爱民:刚起步的时候资金比较小,风险控制能力也比较低,现在资金量大了,单独的品种和持仓量已无法满足,单品种就像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多手法像对冲交易多空对冲,系统性风险会比较低。短线中长线的集合,保持对行情的机会把握能力,敢于把短线转为中长线,机会没来之前以短线为主。虽然更累,但短线加在中线里,风险也就更加低了。这几年有这么个情况,过去老的品种没有什么大的机会,但新品种出现了机会,多品种也可以加深对市场的了解。

问题4:市场都认为今年是改革的一年,您如何看待当下的市场?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您期待期货市场会发生哪些变化?

  付爱民:期货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特别是去年到今年,市场羊越来越少,狼越来越多,期货市场的发展是越来越成熟,机构的参与程度也越来越高,吸引了大量现货企业来做套保,做交易赚钱难度也加大了,但对市场是好的。

问题5:传闻今年上半年会有期权的上市,您如何看待它对行业的影响?您会考虑参与吗?

  付爱民:像国外成熟的市场的话是包括期权的交易的,国内市场也越来越成熟,期权上市是大势所趋,市场的日渐完善,更利于发挥市场的作用,我也会参加期权的交易,期权本身的推出就是为了给我们做期货的做一个配置的选择,多了一种手法和交易工具,而且是非常好的一个交易工具。

问题6:2013年期货公司引来了混业潮,无论是大吃小强吃弱,还是强强联合,您也是做企业的,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新的一年,你认为它们将迎来怎样的机遇?

  付爱民:期货市场发展了十几二十年,现在期货公司还有将近170-180家,期货公司很多,但服务都比较单一,盈利途径单一,都是拿佣金,大家都是同质化竞争。最终结局就是打价格战,包括佣金,市场养不了这么多家期货公司,就必然导致一些期货公司兼并重组,甚至我们知道前段时间有期货公司推出零佣金,倒逼行业,整个行业本身水位已经非常低了,大家必须要加强服务,增强研发,增强对客户的服务能力,甚至资管业务的推出后加强对人才的培养,提高赢利点,把同质化竞争分化,那弱势的期货公司肯定会面临淘汰的局面。这是个大的趋势。我们知道大部分期货公司都是不盈利的,日子越来越难,也到了改革的时间了。

问题7:2012年,您创立了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也一直在尝试做对冲基金这块,能不能给我们说说目前的情况?

  付爱民:做投资公司也是我这么多年做投资以来的最大目标,也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做机构投资和个人肯定就不一样了,首先公司对风险的控制肯定比个人要更加严厉,更规范化,有规则,能拿出好的曲线图出来,有好的盈利能力,做自己的公司可以今年赚钱明年不赚钱,但做基金不行,即使少赚也不能不赚钱,要求我们把总的利润率降低,但尽量控制住风险。加强多投户合作,像我们公司就是先自己培养一部分人,再从外界招一些好的,以我自己为主,再配置一些好的投资团队,把资金做的更加稳健,投资公司是以稳健为主,多品种多风格交易,多找不同的人员进行组合交易。寻求常年的复利增长,未来以做强做大为主。

问题8:目前的整体收益情况如何?有没有定一个目标?

  付爱民:去年掌握的资金收益比较客观来说,去年市场整体是一个转型的状态,平均在27%左右,像我之前个人资金的话收益就会高很多,攻击力比较强,利润也比较高。做客户资金后也是一个稳定性的尝试。我们自己做的话风险会放得比较底,甚至回调更大我们都能承受,但做基金更多考虑的是客户能不能承受,风险控制在15%甚至更低,同时收益率也降低了。

问题9:您从一个操盘手经过不断的市场洗礼走到现在,资金量的规模增大,包括您的公司现在做资管业务,心态上会有什么变化吗?是什么促使您开始考虑做资产管理?

  付爱民:像我之前最早是在期货公司,做研发做管理,也做过个人操盘手,但个人操盘手做不出规模,还是需要形成团队,一个人起步阶段肯定是单打独斗,随着年龄增长要想长期做下去肯定是要团队,团队肯定要分工,有人负责营销有人负责交易,把规模做起来,随着年龄增长,个人精力也会下降。像我们做公司的目标首先是要做强,然后是吸引好的团队好的人员加入我们公司,一起做出规模。

问题10:您曾说过做期货是没有尊严,只有赢家和输家,没有权威,永远如履薄冰,那是什么让您一直在期货行业坚持走下去?

  付爱民:我的原话是期货没有自豪感的行业,像我们之前经常会遇到,做交易稍微一得意马上就会大亏,永远战战兢兢永远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不像分析师,可能十几次对个七八次,但做交易永远是控制风险,永远是想着如果我错了怎么办。就像如果我买某个品种,我说我看跌,一个小学生说看涨,都有可能是他对我错,这个行业出现黑天鹅的情况非常多,好的操盘手考虑的最大的风险是意外,而不是可预知的风险。而意外是没有办法预测的,只有当我们资金出现某个亏损时,通过止损来控制意外。

问题11:像您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期货,资金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做的时间久了,会不会考虑转到一些风险较小的行业?或会考虑所谓的退休么?

  付爱民:这个行业对心态上的考验是非常大的,像当年对风险波动的承受能力是很强的,随着人的不断成长和掌握资金量的越来越大,回撤控制越来越小,从某种程度上说承受能力是下降的,以前做期货的时候回撤50%都不在意的,现在可能回撤10%,5%都觉得压力很大,首先这个钱不是你的是别人的,给自己做和给别人做是不一样的,要考虑到别人的承受能力。没想过会退休,但期货这个行业,我们做真是热爱这个行业。国外一个投资者说,如果把期货行业当职业来说,没有人能坚持五年以上,这个是指期货交易者,不是管理层。做期货一定要热爱才能坚持下来,否则没有人能坚持五年以上,这个行业压力非常大。面对压力随时都会想退休,但越在这个行业待,越离不开这个行业,不做交易反而很难受。

问题12:2013互联网金融成为热词,诸多理财产品引入互联网模式,而对于期货市场,试水互联网金融是否有其必要?亦或说互联网金融将对期货市场产生怎样的冲击和引领怎样的变革?

  付爱民:这是大势所趋,期货公司的核心服务像之前收手续费设网店,但期货公司的最核心的东西应该是怎么让客户了解行情,提供好的研发,帮助风险控制,甚至在资管业务推出后帮客户进行理财,以后期货公司转变肯定是转到做服务和资管方面,随着互联网发展的越来越完善,像开户等等这些不像以前必须要面对面才知道你是不是合规,像以后个人信用制度建立起来以后,会加快整个金融行业发展的进度。期货行业本身特别是今年,国内一两百家期货公司,特别是一些小的期货公司,根本提供不了给客户什么,客户不会因为手续费的高低造成盈亏,主要是不懂期货,对期货交易不理解,期货公司作为专业的服务团体,不说能保证客户赚多少钱,但可以帮助控制风险,像现在一般的投资者都不会到期货公司做交易,都是在家做交易,都在网络上了,那网络服务也就很正常了,期货公司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把服务完成。期货高手访谈之付爱民


付爱民 ——期货界“短线交易”成功转型“趋势交易”第一人。《清华大学实战型期货投资高级研修班》专属高级讲师,现任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1994年进入期货,从期货经纪人做起,先后担任多家期货公司投资部或研发部负责人,2005年起担任私募基金操盘手。曾获得多届实盘大赛冠军。


  付爱民做期货近二十年,经历过多次爆仓经历后成功转型,并最终实现了长期稳定盈利。目前的交易手法以多品种多手法为主,善于将短线手法溶于中长线,在严控风险的前提下,不放过大趋势的机会。目前经营的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主营对冲基金,平均收益在27%左右。


  今年的期货市场,诸多的变革正在酝酿中,去年诸多期货公司兼并重组,混业潮来袭业界热议,付爱民对此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现在期货公司还有将近170-180家,期货公司很多,但服务单一,盈利途径单一,大家都是同质化竞争。最终结局就是打价格战,前段时间有期货公司推出零佣金,倒逼行业,整个行业本身水位已经非常低了,大家必须要加强服务,增强研发,增强对客户的服务能力,甚至资管业务的推出后加强对人才的培养,提高赢利点,把同质化竞争分化,那弱势的期货公司肯定会面临淘汰的局面。这是个大的趋势。”


  而对于互联网金融,付爱民也是非常看好,“以后个人信用制度建立起来以后,会加快整个金融行业发展的进度。像现在一般的投资者都不会到期货公司做交易,都是在家做交易,都在网络上了,那网络服务也就很正常了,期货公司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把服务完成。”付爱民表示。


208e5295b7344331badba229e0b49375.jpg


  以下为访谈实录:


  问题1:您02年03年之前是以短线为主,06年经历巨大亏损,开始转型交易风格,最终形成了长期稳定的盈利模式,也成为短线交易成功转长线的第一人,这么多年走过来,您对期货的认识有什么样的转变?


  付爱民:97年做期货主要凭借自己的盘感,短线为主,03-06年后以中线为主,加入了很多理性的成分。第二是,之前的手法主要是控制风险,风险控制好了就有利润,但经过最近的几年,有了新的启发,风险控制仍要坚持,要稳定,还有要具备抓住大机会,大趋势的能力。交易机会并不均等,要每年保持稳定盈利也不可取,人的精力有限。有大的机会要敢于出手,做期货要保持攻击力。


  问题2:您的盈利模式和交易理念有没有变化?


  付爱民:以前是波动性比较大的,大起大落,经过风险控制以后发现,大落没有了,大起也没有了,现在从短线转过来以后,大的机会要把握住,同时把大落把握住,风险可控,但有大机会还是要敢于出手。经过这么多年,把短线融入中线,保持稳定盈利,还要具备抓住大机会的能力。


  问题3:您目前的交易手法是多品种、多手法(短线、中线、长线、对冲、套利)相结合的,同时您也说过,您的交易核心就是风险控制,那您如何看待风险控制和交易手法多样性的关系?


  付爱民:刚起步的时候资金比较小,风险控制能力也比较低,现在资金量大了,单独的品种和持仓量已无法满足,单品种就像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多手法像对冲交易多空对冲,系统性风险会比较低。短线中长线的集合,保持对行情的机会把握能力,敢于把短线转为中长线,机会没来之前以短线为主。虽然更累,但短线加在中线里,风险也就更加低了。这几年有这么个情况,过去老的品种没有什么大的机会,但新品种出现了机会,多品种也可以加深对市场的了解。


  问题4:市场都认为今年是改革的一年,您如何看待当下的市场?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您期待期货市场会发生哪些变化?


  付爱民:期货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特别是去年到今年,市场羊越来越少,狼越来越多,期货市场的发展是越来越成熟,机构的参与程度也越来越高,吸引了大量现货企业来做套保,做交易赚钱难度也加大了,但对市场是好的。


  问题5:传闻今年上半年会有期权的上市,您如何看待它对行业的影响?您会考虑参与吗?


  付爱民:像国外成熟的市场的话是包括期权的交易的,国内市场也越来越成熟,期权上市是大势所趋,市场的日渐完善,更利于发挥市场的作用,我也会参加期权的交易,期权本身的推出就是为了给我们做期货的做一个配置的选择,多了一种手法和交易工具,而且是非常好的一个交易工具。


  问题6:2013年期货公司引来了混业潮,无论是大吃小强吃弱,还是强强联合,您也是做企业的,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新的一年,你认为它们将迎来怎样的机遇?


  付爱民:期货市场发展了十几二十年,现在期货公司还有将近170-180家,期货公司很多,但服务都比较单一,盈利途径单一,都是拿佣金,大家都是同质化竞争。最终结局就是打价格战,包括佣金,市场养不了这么多家期货公司,就必然导致一些期货公司兼并重组,甚至我们知道前段时间有期货公司推出零佣金,倒逼行业,整个行业本身水位已经非常低了,大家必须要加强服务,增强研发,增强对客户的服务能力,甚至资管业务的推出后加强对人才的培养,提高赢利点,把同质化竞争分化,那弱势的期货公司肯定会面临淘汰的局面。这是个大的趋势。我们知道大部分期货公司都是不盈利的,日子越来越难,也到了改革的时间了。


  问题7:2012年,您创立了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也一直在尝试做对冲基金这块,能不能给我们说说目前的情况?


  付爱民:做投资公司也是我这么多年做投资以来的最大目标,也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做机构投资和个人肯定就不一样了,首先公司对风险的控制肯定比个人要更加严厉,更规范化,有规则,能拿出好的曲线图出来,有好的盈利能力,做自己的公司可以今年赚钱明年不赚钱,但做基金不行,即使少赚也不能不赚钱,要求我们把总的利润率降低,但尽量控制住风险。加强多投户合作,像我们公司就是先自己培养一部分人,再从外界招一些好的,以我自己为主,再配置一些好的投资团队,把资金做的更加稳健,投资公司是以稳健为主,多品种多风格交易,多找不同的人员进行组合交易。寻求常年的复利增长,未来以做强做大为主。


  问题8:目前的整体收益情况如何?有没有定一个目标?


  付爱民:去年掌握的资金收益比较客观来说,去年市场整体是一个转型的状态,平均在27%左右,像我之前个人资金的话收益就会高很多,攻击力比较强,利润也比较高。做客户资金后也是一个稳定性的尝试。我们自己做的话风险会放得比较底,甚至回调更大我们都能承受,但做基金更多考虑的是客户能不能承受,风险控制在15%甚至更低,同时收益率也降低了。


  问题9:您从一个操盘手经过不断的市场洗礼走到现在,资金量的规模增大,包括您的公司现在做资管业务,心态上会有什么变化吗?是什么促使您开始考虑做资产管理?


  付爱民:像我之前最早是在期货公司,做研发做管理,也做过个人操盘手,但个人操盘手做不出规模,还是需要形成团队,一个人起步阶段肯定是单打独斗,随着年龄增长要想长期做下去肯定是要团队,团队肯定要分工,有人负责营销有人负责交易,把规模做起来,随着年龄增长,个人精力也会下降。像我们做公司的目标首先是要做强,然后是吸引好的团队好的人员加入我们公司,一起做出规模。


  问题10:您曾说过做期货是没有尊严,只有赢家和输家,没有权威,永远如履薄冰,那是什么让您一直在期货行业坚持走下去?


  付爱民:我的原话是期货没有自豪感的行业,像我们之前经常会遇到,做交易稍微一得意马上就会大亏,永远战战兢兢永远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不像分析师,可能十几次对个七八次,但做交易永远是控制风险,永远是想着如果我错了怎么办。就像如果我买某个品种,我说我看跌,一个小学生说看涨,都有可能是他对我错,这个行业出现黑天鹅的情况非常多,好的操盘手考虑的最大的风险是意外,而不是可预知的风险。而意外是没有办法预测的,只有当我们资金出现某个亏损时,通过止损来控制意外。


  问题11:像您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期货,资金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做的时间久了,会不会考虑转到一些风险较小的行业?或会考虑所谓的退休么?


  付爱民:这个行业对心态上的考验是非常大的,像当年对风险波动的承受能力是很强的,随着人的不断成长和掌握资金量的越来越大,回撤控制越来越小,从某种程度上说承受能力是下降的,以前做期货的时候回撤50%都不在意的,现在可能回撤10%,5%都觉得压力很大,首先这个钱不是你的是别人的,给自己做和给别人做是不一样的,要考虑到别人的承受能力。没想过会退休,但期货这个行业,我们做真是热爱这个行业。国外一个投资者说,如果把期货行业当职业来说,没有人能坚持五年以上,这个是指期货交易者,不是管理层。做期货一定要热爱才能坚持下来,否则没有人能坚持五年以上,这个行业压力非常大。面对压力随时都会想退休,但越在这个行业待,越离不开这个行业,不做交易反而很难受。


  问题12:2013互联网金融成为热词,诸多理财产品引入互联网模式,而对于期货市场,试水互联网金融是否有其必要?亦或说互联网金融将对期货市场产生怎样的冲击和引领怎样的变革?


  付爱民:这是大势所趋,期货公司的核心服务像之前收手续费设网店,但期货公司的最核心的东西应该是怎么让客户了解行情,提供好的研发,帮助风险控制,甚至在资管业务推出后帮客户进行理财,以后期货公司转变肯定是转到做服务和资管方面,随着互联网发展的越来越完善,像开户等等这些不像以前必须要面对面才知道你是不是合规,像以后个人信用制度建立起来以后,会加快整个金融行业发展的进度。期货行业本身特别是今年,国内一两百家期货公司,特别是一些小的期货公司,根本提供不了给客户什么,客户不会因为手续费的高低造成盈亏,主要是不懂期货,对期货交易不理解,期货公司作为专业的服务团体,不说能保证客户赚多少钱,但可以帮助控制风险,像现在一般的投资者都不会到期货公司做交易,都是在家做交易,都在网络上了,那网络服务也就很正常了,期货公司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把服务完成。

清华大学实战期货官网:基本面是锚,让你在期货市场的波动中不易迷失!

业内大讨论、大佬观点碰撞:

怎么样去自我学习、锤炼,成长为一个专业的交易员?


我们决定专访数十位顶级的操盘手和名师,探寻他们的交易成长之路,为期货人提供参考的模板。


不同的交易风格,不同的成长环境,相信总有一位适合您。


重要的是,我们希望通过这些专访引起业内的大讨论,大家一起来总结“怎样成为一个真正专业的交易员”。


这是《专业交易员的成长之路》系列专访第三篇。





今天,我们专访了许韬先生。许韬先生有着丰富的国内和海外专业金融机构工作经验以及交易经验,目前创立了自己的公司泓铭资本。许韬先生是第十一期《清华大学实战期货班》组织委员。


核心观点:


1、从估值来看的话,我们觉得香港市场有很大的机会。而且,我们可以看到过去一年港股基本上是一个牛市,这牛市应该远远还没有走完。

2、在交易的时候,基本面一定是会起一个最基础的一个锚的作用。没有一个基本面的把握了解的话,有的时候在价格的大幅度波动中会容易迷失。

3、不管是股票市场还是期货市场,或者其它的市场,黑天鹅其实经常是会有的,关键是看自己在面对突发事件时,能不能保持一个清醒和理智的状态。

4、基本面分析的话,无非就分这几个方面。第一就是宏观自上而下的分析;第二就是微观,自下而上;第三个就是你需要搭配考虑一下市场,最近风格的轮换。

5、宏观的话,主要看经济的情况,以及资金的市场偏好,也就是所谓的自上而下分析。

许韬——泓铭资本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



第十一期《清华实战期货班》组织委员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硕士,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经济学学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硕士业界导师、北京大学光华金融硕士校友会会长、光华金融协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曹凤岐基金会理事、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校外导师。



以下是专访正文:


期惑讲堂01:您创立了泓铭资本,目前您交易的重心放在哪一块?

许韬先生:

我们目前是以股票为主,做二级市场,包括A股、港股、和美股,因为我们团队几个人以前都是股票的经验更多一些。当然了,我们每个人各自擅长的市场稍微不太一样。比如说我自己,之前在香港的时间大概有将近九年。对港股肯定会更熟悉一些。当然A股、美股,这些我自己业会做。

我们团队的重心,主要就是两大市场,一个是中国市场,一个是美国市场。我们觉得未来二三十年来看的话,全球也是这两个主要的市场,其他的一些边角的市场,投机性的搞一搞就行了。

另外,因为香港市场这两年因为港交所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说深港通、沪港通等,很多互联互通的机制推出了。所以,从估值来看的话,我们觉得香港市场有很大的机会。而且,我们可以看到过去一年港股基本上是一个牛市,这牛市应该远远还没有走完。

目前我个人对港股的倾注的时间精力会更多一些,但是因为我们海外基金做的多空都有的,而且我们也可以做一些金融衍生产品。用于做一些对冲。所以说,如果市场遇到突发风险或者系统性危机的时候,我们有可能会用股指期货,或者一些期权之类的来做下对冲。


期惑讲堂02:您曾在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固定收益部门、北京中信证券总部债券销售交易部等金融机构工作,这些经历是否会影响到您的交易理念和风格?在这样的背景下,您的交易又是怎样去学习的?经历了哪几个个阶段?

许韬先生:

基本上我工作的十来年时间就是在外资的金融机构,在中资的金融机构和这种中外合资的金融机构,对不同的市场、不同的交易品种,有一些认识吧,当然自己也有些不足。因为主要是跟专业的一些投资者,或者是机构打交道比较多,但是在交易层面上,很多草根出身的一些民间高手,手法确实非常灵活。这点呢,我也觉得是一个欠缺,需要多和一些民间那些高手多交流多切磋。


期惑讲堂03:在这个过程中,交易技术您是如何学习和取舍的?

许韬先生:

投资交易的方法,应该是在中金的那些年对我的锻炼还是挺大的。因为中金的研究部的研究员比较多,我们在中金的时候每天早上研究员都和我们一起开早会,就是国内和香港的都一起连起来。中金的研究在市场上有一定的影响力,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很多时候是看研究员的一些基本面的分析。但是后来发现,如果只看基本面的分析远远不够,所以现在是自己在摸索着看一些技术方面的书籍,后来发现技术方面的书籍可能也不一定能解决自己交易中间的一些困惑或者问题,于是后来又看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一些书籍。

因为当时我在中金香港的时候客户比较多,最多的时候手名下挂的客户资产有一百多亿。客户账户也非常多,所以有一段时间的交易的技术和感觉也是通过这个很多账户之间的交易不断的累积做出来的。

另外还有一点,因为我当时刚去中金香港的时候,因为中金香港的财富管理业务我是最早过去的,第一个,当时没有交易员,所以我自己也兼职交易。多年下来,我当时我每天自己打了单子,几千万几个亿都是有的,包括港股、新加坡股票、日本股票、欧洲股票、美国股票。多年积累下来,自己不断地反思,不断地总结。


期惑讲堂04:您是如何将交易系统化的?

许韬先生:

我想如果交易有系统的话,应该有几个方面,首先基本面分析还是非常重要的。基本面分析,包括了,比如说对宏观的看法、对资金走势的看法、对行业以及对其公司的一些比较深入一些研究,所以在交易的时候,基本面一定是会起一个最基础的一个锚的作用。没有一个基本面的把握了解的话,有的时候在价格的大幅度波动中会容易迷失。

除了基本面分析之外,我觉得就是一个资金管理和一个情绪管理。资金管理的话呢,其实就涉及到账户的仓位的设计。建仓后的措施,包括如果建仓之后市场走势不如预期该怎么止损,以及如果账户很快出现了大幅的盈利该怎么止盈的一些工作,这些我一度也是在实践中不断的自己摸索吧。情绪管理,也是蛮重要的,因为它会涉及到怎么应付市场突发的波动。不管是股票市场还是期货市场,或者其它的市场,黑天鹅其实经常是会有的,关键是看自己在面对突发事件时,能不能保持一个清醒和理智的状态。


期惑讲堂05:一些基本面的东西您是怎么去研究的?

许韬先生:

基本面的话,我觉得主要是分两个方面去研究。第一个层次是从宏观的层次上来看,宏观的话,主要看经济的情况,以及资金的市场偏好,也就是所谓的自上而下分析。比如说这两年尤其今年,一些周期类的,不管是大宗还是有色资源的一些股票涨得都比较疯狂。其实回过头来分析逻辑也比较清晰,第一个就是国内的供给侧改革;第二就是房地产的销售和投资的不断再超预期。这种状况带动了相关的一些产业链。

除了宏观之外,另外一部分就是所谓的微观,也就是自下而上的分析。自下而上的分析的话,其实主要就是涉及到行业和公司。行业的话,因为时间精力还是比较有限的,不可能一个人把所有的行业都覆盖到。当然现在我们团队有十多个人,大家也都有自己比较擅长的市场和行业。我想行业应该还是分两块,一个就是一些新兴的成长性行业,另外一个就是周期性的一些行业。所以我们在做投资的时候就是看成长性和周期性,我们也会根据个市场不同的阶段的做一个配比。

行业再往下到公司的话,那看的东西可能就会更多了。公司的话,尤其是我们资金量比较大,哪一只股票比较多的时候,那么公司的管理层我们是要见的,我们需要当面沟通,看看管理层的想法。因为公司背后本质其实还是管理层。我们还是相信在一个好的行业,如果有一个好的管理层团队的话,那么公司的股票有一个好的价格只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一个结果。除了管理层之外,那么我们也会看这个公司的实际的业务情况,它有没有一定的护城河壁垒,它的成长性怎么样,或者包括竞争对手对它的一些看法呀之类的。

在公司层面之外,我们也会从市场资金的偏好以及风格的轮换等方面做一些隐性的考虑。所以我想基本面分析的话,无非就分这几个方面。第一就是宏观自上而下的分析;第二就是微观,自下而上;第三个就是你需要搭配考虑一下市场,最近风格的轮换。

另外,我自己过去做港股时间更多一些,港股的话,他跟A股不太一样的一点的就是香港市场它是一个专业机构投资者占主导的市场,专业机构投资者更看重公司的盈利情况,所以港股有时候做投资的时候呢,有一个锚就是看公司的市盈率和市净率。基本上有的时候大概会有一个上下的一个一个区间,在这个区间之内的话呢,也可以做一些波段性的交易。


期惑讲堂06:您是否会去了解大的宏观面、政策面的一些东西,从中挖掘交易的机会?

许韬先生:

我想宏观肯定是一个非常的重要的方面。比如说我过去这些年做港股投资的时候,因为香港市场是一个离岸市场,他受两方面的影响,一个是受国内的影响另外一个是受这个海外市场的影响,那么这个时候也需要关注这个海外资金的偏好。

第十一期《清华实战期货班》组织委员许韬先生发言


期惑讲堂07:“向上的精神、凝聚的力量。”——这十个字是您十几年来一直坚持的理念,这一点是否也会影响到您的交易以及交易的学习?

许韬先生:

这十个字其实是我过去以来包括到现在搭建团队和公司运营的核心价值观,但是对自己的交易也有很大的促进。向上的精神,其实就是要在市场上承受交易起伏波动的压力以及面对失败,努力不断做出超额收益,不能固步自封;凝聚的力量,要发挥团队的合力,投资经理和研究员要形成良好的互动正反馈循环,不能搞一言堂,打造一个整体作战团队,而不是散兵游勇。


期惑讲堂08:在您的交易生涯中,遇到的最大困惑是什么,您是如何克服的?

许韬先生:

最大的困惑就是所谓的资产管理“不可能三角”,也就是资产规模、超额收益率和回撤波动,很难同时满足大规模、高收益和低波动回撤。如何平衡这三者的关系,因为资产管理公司管理客户的资金和拿自己的钱去交易性质差别还是很大的。这个困惑其实现在也没有很好解决,只能尽量去合理管理客户的预期,同时自己不断尝试。


期惑讲堂09:从华尔街投资银行到中资证券公司到中外合资证券公司,您有丰富的金融行业工作经验。全球金融风起云涌,在目前的局势下,您认为对于国内的投资者特别是期货投资者而言,有哪些好的机会以及需要防范的风险?

许韬先生:

惭愧,我自己的经验目前以香港股票市场为主,我只能结合自己目前的认知,我认为港股仍然是全球少见的估值洼地,有大机会,以前香港股市因为是个离岸市场,爹不疼娘不爱,老外占据话语权。但是这两年伴随港交所的一系列重大变革,尤其是沪港通、深港通运行以来,国内的资金逐渐开始进入香港市场,香港股市的话语权开始有了些变化,从另一方面看,国内目前真正意识到香港市场或者参与香港市场的人还只是极少数人,所以香港市场肯定有很大的机会。风险当然也很多,香港市场和国内市场在投资者结构、估值水平、市场规则等很多方面都不一样,也很容易在香港市场踩地雷。


期惑讲堂10:在上课的过程中,哪个老师对您的启发比较大?

许韬先生:

目前只上了青泽老师和付鹏老师的课。青泽老师对我的启发很大。很多年前我就看他的《十年一梦》,几乎每一两年就拿出来再读一次,每次读的时候都有不同的思考。这次能够近距离和青泽老师交流,学习体会更深刻。


期惑讲堂11:您是第十一期《清华实战期货班》组织委员,而从您的经历来看也很擅长组织集体活动。以后在组织活动这一块您有什么好的想法和建议?

许韬先生:

班级可以做些活动,比如天气凉快的时候可以搞户外活动,比如行山远足之类的,有益身心健康,同时大家也可以更进一步交流。或者搞些系列交流沙龙活动,针对市场一些热点或者机会,进行讨论,或者不同背景经验的同学可以交流自己的经验。


最后感谢许韬先生接受我们的专访!


期惑讲堂(ID:vzhishill)整理自许韬专访,转载请注明出处。

华为与清华大学宣布开展智能数据合作

相关阅读

配资论坛查询